九時

【狗茨】汝要想

*不到千字非常短小的一发,一直是个想不出什么新颖梗的人,想出了点东西也不擅长用文字写出来或者想到之后又给忘了。今天写的是以后想开的坑的一篇先行,因为不喜欢剧透所以写得很约束。(许愿现充,正文可能窗。
*这是一篇茨木童子不出场的狗茨,清水苦唧唧
*感谢阅读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晚上,青行灯坐上她的灯笼杖,双腿乖巧地并拢隐于下垂的幽蓝色长裙,像往常一样,在庭院最热闹的时候晃晃悠悠地离开了房间。
从被安倍晴明召唤而来的那一刻起,她就兴奋地拉着每一个妖怪要听它们的故事,一夜一夜从不懈怠,听完了故事就拉来几个好奇心强的小妖怪听她讲故事,有时是关于这个庭院的妖怪们的,有时是之前听说的怪谈……小妖怪们喜欢听,她自然更乐意说。


“好了,今天想听什么故事呢?”
小妖怪们七嘴八舌。
“铃铛是吗?”青行灯斜身倚在坐骑上,“人类当中有铃铛辟邪的说法呢,但是在妖力大盛的那几个日子里,人们却说铃铛招妖,不许喜欢铃铛的姑娘们在手上戴铃铛……哈,真是弄不明白。”
小妖们又叽里咕噜说了一堆。
“啊啊,确实妖怪们有时会受铃铛的影响呢,你们妖气还弱,自然更敏感些。”
“食梦貘和两面佛的铃铛是它们的法器,对你们没有伤害的,察觉到了吧。”
“九命那小猫?呵呵,那是她之前的主人防止她走丢给她系上的。小猫每天说着主人有多讨厌,却每天擦拭一遍那颗铃铛,毕竟她从来不说好听的话嘛。”
“……那位童子大人?”青行灯轻轻托着下巴,“吾从未听说过那铃铛的故事呢。”


众小妖又叽叽喳喳问了一堆,青行灯讲得乏了,便散了他们,明日再说。
她准备回房休息了,又晃晃悠悠摆起来的灯笼杖被一人挡住了去路。
“何事?”青行灯抬头看了一眼那素衣黑翼。
“多谢。”大天狗略颔首,“日后若有人再问起,可否请汝保守秘密。”
她挑眉:“一心寻求大义的大天狗大人竟然会因为外物请求他人?真是稀奇呢。吾本来还想,许是酒吞童子想避开那烦人的嘴为他戴上的吧,如今看来……莫非那串铃铛与大天狗大人有渊源?”
女妖一边说一边观察对方的反应。
“大天狗大人可从未说过这个故事呢。不知小女子能否有幸听听?”
对方依旧是一张冷若冰霜的脸,自己话里的意思,他应该是懂了。
“是吾冲动冒犯了,他日用彩纸灯笼向汝赔个不是。”
大天狗说罢便离开了。
青行灯浅笑一声,悠然前行。


那人又不是孩子,虽然有时作女子扮相,平日里也不是喜爱佩戴女子饰品之人,况且他单只鬼手做不了精细之事,又是如何佩戴鬼角上的流苏的?
虽然有些故事吾也不曾听闻,可庭院里的明眼人都是一清二楚呢——
当铃铛被摇响之时,汝希望他要想起谁。


-fin-

评论(6)

热度(77)

  1. hphsy九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