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時

2018努力一下改变命格!
我发誓不输给污泥但也绝不以水气声渣为生计。

第四百天·人间有人泣,鬼界有鬼哭

黑羽和月白的故事,或者小黑与小白的故事。
前二位的故事已经看过老师写的了,各种各样的生离死别。那就写写两个小朋友的故事。
白童子第一人称,延伸向。
———————


我躺在冥府的床上久久难以入眠,睁开眼盯着木质的床架框起的那一块天花板出了神。进入冥府成为鬼使以来,失眠常常伴着夜里寂静的空气萦绕着我,能睡好觉的日子并不多。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已经安然入睡,我仔细捕捉着他细微的呼吸声,听不到了就不由得一阵心烦,我坐起来朝他的位置看了看。即使在冥界,冬天也还是会冷,我运转体内妖气,然后朝他床边走去。
他睡觉很乖,手和脚都好好地塞在被子里,我坐在地上,轻轻伏在他的床边,拈过一缕他垂下床沿的长发在手里把玩。
我的名字是白童子,他是黑童子,确切地讲,现在是这个名字。生前的名字对于妖怪来说并不重要,那便直接称呼我们为白和黑吧。

我和黑是同一个村庄里的孩子,他是家里的幺子,上头还有一对哥哥姐姐。我和他不一样,是个孤儿,住的屋子风大漏风、雨大漏雨,好在晴天的时候太阳也大,屋子里也不容易发霉。
我没钱上学,只能白天溜进学堂里听墙角,教书先生好几次看见我,也算默许了这件事,只是学生们看到了我常常会笑话一番。
那天我也和往常一样踩着点到了学堂——为了避开孩子们,我惯常待的窗下放了一支崭新的毛笔,一小碟墨汁和两张纸。我忍不住从窗口探出头,环顾一周,我发现了偷偷看向我的黑。
我心满意足地坐了回去,拿起那支毛笔蘸满墨水……

下课之后他果然来找我,黑看了看纸,再三犹豫之后说出第一句话:“你……不会写字吗?”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纸上一个个小墨团看起来更加扎眼。
“这些送给你……我要回去了。”
我没细想就抓住了他,他一脸疑惑又小心的表情让我说出口的话变得同样小心翼翼:“谢谢你!如果可以的话……你能教我写字吗?”

我没想到他会答应,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父母的,总之从此每天放学之后他会多留一会儿,教我写几个字。
黑的话不多,教得却很仔细,我的问题比较多,他没有嫌我烦,把知道的全部告诉我。
“这个字是枫,枫叶。”
“枫叶是什么?”
“我也没见过,老师说村子里没有,那是一种红色的树叶,形状像手掌。”
“像手掌一样的树叶?我们以后一起去找找吧!”
黑点点头。



“今年的粮食怕是不够了。”我开始听见大人这么说。
“该供奉山神了。”



当我躺在冰冷石头上的时候,在心里和大家一一道别——
编竹篓的阿婆,对不起不能继续帮你了,我要去做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这件事能帮到村里所有人。
教书的先生,你的课我很喜欢,虽然有很多地方我没弄懂,真想和你一起出去游历。
……
最后是黑,希望你变得开朗,多笑笑,你长得又好看,很多孩子会跟你交朋友的。不过,就算你交了很多朋友,也要记住我哦。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闭上眼睛,眼角挤出一行温热的液体流入发丝。
黑暗,快一点来临吧。

没想到我还能醒过来,当我还在怀疑山神是不是嫌我太小了肉不好吃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黑一动不动地躺在我身边,无论我怎么喊他,他都没有反应。
我抱着他冰冷的身体哭了好久,一个自称鬼使的人出现,收了他的魂,我跪在地上央求他带我一起走。道别的时候,只有想起黑,我无法保持微笑。
想跟黑在一起,我想跟黑在一起!无论哪里都好,求求你让我陪着他,求求你让他留在我身边。

于是人间少了两个孩子,冥界多了一个黑童子,一个白童子。

我不知道山神对黑童子做了什么,他不会说话了,好像也不太认人,偶尔还会失控,不过好在他还认得我,今天断断续续说出来的“白童子”大概就是我今晚失眠的诱因。
“白……童子。”
对,就像这样,用沙哑到仿佛已经裂开的喉咙念我的名字。
我撑起身体看他,他安静地躺在床上,浅蜜色的眼睛看向我的方向,一缕头发还在我的手里。
“冥界的冬天也是冷的,和人间一样冷。”我说完,看见他的手动了动,我松开黑的头发,去握他的手,把他热乎乎的手贴在我的脸上,他因为冷缩了缩手,但好在没有挣开我。
我望向他空洞的眼神,装得天真努力对他微笑:“明天,再一起去看枫叶吧。”


-end-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