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時

【狗茨】关禁闭 05

*剧情超脱大纲我该如何是好
*依旧特别鸣谢在我卡文期间帮助我收留我的亲友们【比心心
*感谢阅读


05

这是茨木童子被关禁闭的第七日,这次关禁闭不像之前那般无聊了,每天除了睡觉还可以打坐提升妖力,整只妖状态好到等言灵解开了可以打十个。还有就是大天狗每天都会跟他一起吃晚饭,吃完了再聊聊天给茨木解闷。

从闲聊里茨木得知上一次的骚乱是因为阴阳师半夜心血来潮用光了破碎的符咒,一下子召唤了太多的低级式神所致。后来经过清点,召唤出来的式神有二百来只。茨木听完笑着说这个主人真是会胡来。

茨木今天的修炼时间已经够了,被阴阳师下了言灵之后妖力只能在体内流转,即使每天有充足的时间,能提升的空间不大,所以茨木用大部分的时间静心冥想。

这是茨木童子第十二次意识到自己的走神,今天怕是再也静不下心了,茨木哀叹一声,看了看已经漆黑一片的窗外。

之前他也有因为自身问题无法继续修炼的状况,不是受了难以自愈的重伤,就是听闻大江山退治事件的那几天……今天是因为大天狗还没来,比平时晚了很多。

是被带去斗技受伤了吗?上次阴阳师也是心血来潮,带四阶的茨木童子去打斗技,正好碰上使用镜姬的小妖,当时因为茨木造成的伤害并不高,反弹回来的伤害也不多,茨木还想继续打,但是阴阳师摇了摇头没续战,还把所有的治愈式神叫来看护了他一个晚上。茨木不禁嗤笑起阴阳师小题大做。

要是大天狗受伤了,庭院应该会很吵的吧,那就不是受伤。不然为什么?

啊……是感觉无趣了吗?

茨木童子垂下头看见了自己异变成紫黑色的鬼手,手腕纤细而手掌巨大,没有妖力的现在,一双大手随时会弄出个伤口,每天的生活困难到几乎需要别人的服侍。别说大天狗了,茨木自己都对这种窝囊的生活感到羞耻,真是难为大天狗照顾了他六天。

茨木挪到书案边,腾了块干净地方趴好,一头白毛从脑后滑落平铺在书案上,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当大天狗推门而入的时候,只见茨木的背部有规律地上下起伏。他放轻动作走近,放下手中的食案,坐在茨木旁边,默默释放妖气。

茨木在睡梦中坐起身,眼睛都没睁开就往大天狗身上靠。后者将他稳稳扶住,第一次在茨木面前完全摘下面具,凑近了渡些妖气给他。茨木吸饱了很自觉地离开,大天狗也不拦,轻轻啄了一口之后也没多余的动作,轻悄悄取了毛毯子给他盖上。

这样似乎也不错?唔……还是开窍了好。



禁闭期第八天早上醒来的茨木童子只记得梦里来过一个长相俊朗的蓝发男子,月光和他清浅的笑颜格外相称。他是在看心上人吧,茨木看得出他的眼神是……

茨木晃晃头清醒了一下,不想他了,开始修炼吧。

晚饭的时候准时出现的大天狗让茨木吃了一惊,大天狗很乐意见到茨木的这个反应。

“昨天斗技耽误了,过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没打扰你,”他解释说,“我们吃饭吧。”

饭间,茨木把昨晚的梦讲给大天狗听,他笑了笑说可能是被路过的女鬼魂魄托梦了。

“我从哪里给她找夫君啊,长得像个达官贵人,我只有上辈子被封印之前见过这样的人,”茨木转头问,“大天狗你前一世是很厉害的权贵吧?”

“不算厉害……别说这个了,吃饭吧。”大天狗前一世虽贵为天皇,却一生颠沛流离,并无实权,死后化妖也是孽缘一场,前尘怨事他不愿再提。

“哦好。”

吃完饭,大天狗随手挑了书案上的一本书看,茨木手上也拿着一本,但根本没看。经过刚才的一番对话,茨木渐渐对大天狗面具下的真容产生了好奇——无论他吃饭还是渡妖气,面具永远只掀开一半,至今为止还没见过他长什么样。茨木童子自认不是好奇心重的人,却控制不住眼神总往大天狗脸上糊。

茨木叹了一口气,还是败给了好奇心:“我想一睹你的真容。”

大天狗放下书本看着他。

“能不能摘下面具让我看一眼?”茨木继续说,却突然有些没底气——两只妖相识没多久,刚刚问起他前世种种,大天狗都避而不谈,面具也属于私人问题,恐怕也不会回应——

“我就说说,不看也不要紧……”

“过来。”

“你说什么?”茨木没懂大天狗的意思。

“想看我长什么样,就过来摘下我的面具。”

茨木有些手足无措:“我可能会弄伤你……因为鬼手。”

“过来。”大天狗重复,茨木抛开杂念绕到书案另一边。

“如果想看,用你的手摘下它。”大天狗抓着茨木的双手放在面具上,大鬼手有些僵硬。

大天狗的面具说成是个大头套也不为过,茨木小心地把面具抬起,面具下逐渐露出熟悉的下半张脸和那双盛满真情的蓝眼睛。

“怎么?和你梦里的男子长得一样吗?”大天狗笑问。

茨木点点头。

“那我家小娘子今在何处?”

那是茨木在大天狗面前第一次脸红。

-tbc-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