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時

【狗茨】关禁闭 03

*本章有狗x女茨(其实我超不喜欢这种剧透,为了小天使们不吃雷只好这样了qwq如果没有宝宝在意下次不提示了,雷的话建议完结了连着看qwq
*卡文卡破天际的我心里苦唧唧。卡文卡急了一下子有些超前hhh
*卡文的时候好想抱抱茨球qwqqq
*感谢催文的两只亲友
*前文请戳头像(等我会弄链接了再补上
*感谢阅读



03

大天狗在知道茨木童子被关进小黑屋之后,去那附近看过一圈,透过一扇修得很高的窗户知晓了房子里面的情况。

所谓的小黑屋是个四四方方的屋子,与外界相通的只有贴满符咒的大门和那扇窗——说它是墙上一个四方的洞更为确切。光看外观会让没去过小黑屋的妖怪们认为那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里面有多么多么可怕的酷刑,实则不然,屋子里摆设不多,只有一张草席、一条地毯,地毯上放了一张书桌、几根蜡烛和几本书,供以阅读与消遣。

这一来因为采光不足,室内有些阴冷潮湿,是妖怪们喜欢的,二来阴阳师也不允许妖怪们饿肚子,一天三餐照常供应——看门口的饭盒就知道了。这阴阳师把妖怪们关到小黑屋,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大天狗一时没弄明白。

茨木童子侧躺在草席上睡着,一头白发散散地铺在身后,看上去有点乱糟糟的。他似是睡得不怎么安稳,眉头始终紧锁。大天狗隐去了气息,再观察了几眼,匆匆走了。



后来几天,小黑屋那边安安静静,什么消息都没有,大家开始怀疑茨木童子是否真的被关在那里,却没发现兵俑频繁地在自己房间和庭院西北角间往返。

除了有心人士,谁都没有发现。

大天狗基本弄清了茨木童子为什么会突然安分起来:小黑屋门上的符咒起感应作用,他一出门就会引发远处另一张警报符,兵俑赶来控制他,再送回小黑屋。控制系的妖怪有很多,但兵俑是唯一不会对被控对象造成伤害的,因此行动的动静很小。

茨木童子还被关着禁闭,那就说明阴阳师还没原谅他,是谁的问题呢?大天狗产生了第二个疑惑,他想趁茨木童子清醒的时候问,可惜茨木大爷根本不给他问的机会,总是一醒来就撞门,一出门就被控住,一被控住就是昏睡一天,大天狗白天总被分配到任务,不得空闲,哪有时间等茨木童子自然醒?大天狗试过输送妖力震醒他,可兵俑的控制和食梦貘不同,外力无法消除。

新的办法还在酝酿,小黑屋那边却突然消停了半天。大天狗把这理解为茨木童子安排的一场约,他决定赴。



当天夜里,大天狗选择在大家都歇下的亥时悄悄御风出行,再看见熟悉的屋檐时,他有些紧张起来,虽然最近天天来这里,但这是头一回房子里的人清醒着,该怎么开口?

“你是何人?”门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大天狗猜测这几天茨木童子并未进食,嗓子已极度缺水。

“吾名大天狗,是妖。”

“你想见我?”“我有问题想问你。”

“你倒挺有自信,凭什么认为我会告诉你?”“因为你发现必须借助外力才能离开这里,所以你默许我的靠近,我才有机会跟你说上话。”

“倒挺识趣,说说准备怎么帮我?”“先让我知道你被关禁闭的原因。”

“哼,他没由来的不允许我升五阶,我自己准备好的材料还被他没收。”“所以你动手了?”

“我发誓当时只是想拉他的手,像平时哄两句,什么事都解决了,这次可能看上去凶了点,他被我吓到了,”茨木童子说完,懊恼地叹了口气,“经常有小妖怪被我看了一眼就跑,我可算知道原因了。”

你很好看,大天狗默默反驳,问:“既然是一场误会,尽早向他解释清楚吧?”

那边沉默了片刻,说:“好,我跟他道歉,帮我开门,这扇门上贴了符咒,从里面开会惊动守卫。”

大天狗双手握住门环,轻轻向外一拉,符咒没有生效,他松了口气。室内没点蜡烛,所以比想象的更暗,他把门拉得更开些,然后愣住了。

离门不远处的地上坐着一位美女,衣衫半褪,露出光洁白皙的肩颈,一双美目在黑暗中显得更加清澈,美人向大天狗伸出纤纤玉手:“过来,扶我一把。”

明知这个美人是茨木童子变来戏耍他的,大天狗却还是朝她迈开了步子,她的手摸起来像大家闺秀的手一样细腻,拽住一使劲,美人就整个扑在了大天狗怀里。

茨木童子有意无意地用柔软的胸部挤压着大天狗,后者立即别开了头看向远处。

“大人,看过来嘛。”话语与酥麻感一起临幸耳边,大天狗不为所动。

突然美人趁大天狗不注意,一把把他推在了地上,俯下身跪伏在他身上,掀开面具就吻了上去。

如果忽略掉被一点一点吸走的妖力,大天狗觉得这还是一次不错的体验。

任由对方把自己当作食粮吸了个饱,再恋恋不舍地离开,抹了抹嘴,看样子挺满意这顿宵夜的。大天狗说:“看来你是不打算道歉了?”

“道歉?”美人冷哼一声,“如果被他下了言灵、不得使用法术的是你,你还会想道歉吗?而且我现在想出去,不止是道歉和解释误会,还要答应放弃升阶。换作是你,你肯吗?”

大天狗认真地思考了半天,答道:“我已经六阶了。”

美人一愣,马上扑下去掐住他的脖子:“啊啊啊让你炫耀,我要掐死你!”

大天狗忍不住笑出了声,一手环住茨木童子,一手撑着地面,抱着人在地上滚了半圈,上下调换。美人发丝凌乱,双颊微红地瞪着他。

“变回去。”大天狗说。

茨木童子依言变回了本身,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你问,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办?”大天狗压低声音,“我会先想办法出去,因为一个人在小黑屋里生闷气没有任何作用,出去了才好下手,懂吗?”

茨木童子点点头。

“那我问你,出去了先做什么?”“道歉,忍气吞声。”

“乖。”大天狗凑下去捉住茨木童子的唇,狠狠地渡妖气,直到茨木童子嘴里呜呜地拍他肩膀才松开。

“为什么要帮我?”茨木童子喘着气问。

“为了大义,你理应拥有强大的力量,”大天狗说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在你亲我之前真是这么想的。”

茨木童子笑问:“那现在呢?”

大天狗答:“现在只想你能开心一点。”

-tbc-

评论(1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