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時

【狗茨】关禁闭 01

*有主茨,不能接受请退出(真的有人不接受自己和茨木的配对吗qwq
*茨木性格是根据历史和yys剧情综合出来的,看得不舒服请尽早退出
*语言废柴,所以文章短小,坑品极差,跳坑慎入
*给朋友看了大纲问她,三观不正会不会被人喷。她并没有反驳三观不正这一点……so
*感谢阅读



这个阴阳寮有很多式神,但是种类不全,小妖怪成百上千,大妖怪却仅有三只,一只一个怪癖。

其一,传说中崇德天皇转生的大天狗,不苟言笑,虽容貌俊美,但就算是在三伏天也要戴着那长鼻子的天狗面具,不怕热似的,要是哪一天他摘下了面具,整个寮盼他摘下面具的女妖怪们就该暴动了。

其二,百夜谈青行灯,从古至今妖界野史逸事无一不晓,妖界百事通。也不知是不是故事讲得无聊了,她说话讲故事喜欢掺进三分假话,天天闹得小妖怪们晕头转向。

其三,罗生门之鬼茨木童子,以前是大江山赫赫有名的二当家,嗜战如命,喜欢向强者下战帖一较高下。这个妖的怪癖最怪,不像前两位,他既不是想遵从什么大义,也不是为了寻乐子,他自己解释这是他的习惯。

“如果你坚持变成女人勾引别人是你的习惯的话。”阴阳师黑着一张脸帮跨坐在他身上的“女人”拢了拢衣领,遮住她白皙的胸脯。

“你们人类可真奇怪啊,明明自己贪恋别人,却总说成是别人勾引你们。我就是习惯了变成女人,什么过错都没有啊。”黑发美人张开双臂搭在白发阴阳师的肩上,红色唇瓣一开一阖,是整个秋天最美艳的红枫。

阴阳师替她系好松散的腰带,衣料包裹的身体温热柔软,散发着淡淡的体香,现在只要伸手就能圈住……

“变回来吧,今天我帮你梳头。”阴阳师的语气没有一丝波澜。

从缭绕的妖气中走出了一只有着蓬松长发的妖怪。赤色腰带束着白色衣袍,面貌竟是少年模样,被黑色包裹的金色妖瞳格外明亮。从他双耳后蔓延出红色妖木,向前生长遮住两边小半张脸颊,向上居然长成了两根妖角。阴阳师曾经称赞这两只角长势很漂亮,修长挺拔,像它主人一样,茨木童子一笑置之。

直到木梳的齿子可以在白发中自由滑动,阴阳师才放下梳子,从茨木童子手里接过发圈,将他的头发分成三股绑好。

“你这头发……”

“怎么了?”

“多久没好好梳过了?本来发质就不好还不肯保养不肯梳,打结打成什么样子了?维持下美人的形象可以吗?”

“啊别念了,别叫我学女子那般温柔行事,我是能以一拳撼动天地的妖怪,才不要纠结于此事。”茨木童子起身就跑。

“啧,等下帮我把灯姐叫来!”

“知道啦。”

阴阳师叹了口气,想着茨木刚被召唤出来时几乎连妖气都没有,什么都干不了的他简直乖巧懂事,而现在四阶的他……到叛逆的时候了啊。

“诶。”

“主人?”

阴阳师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对来者笑脸相迎:“回来啦?这次收获如何?”

几个金光闪闪的御魂被放到桌上,已经按种类分好了。

“升阶材料我已经放到保管仓库了,一共3个4品奉为达摩,这些等您取舍之后再放过去。”

阴阳师还在挑选,大天狗往门口望了一眼,问:“您刚刚为何哀叹。”

“诶,我很中意的小美人不听话咯。狗子你安慰一下我呗。”

“我不叫狗子。”大天狗的回答引得阴阳师又是一阵哀嚎。阴阳师的念叨没听进去,刚刚那妖怪恣意欢笑的眉目倒是记了个全。

送走了大天狗,稍等片刻又盼来了青行灯:“主人此次唤我来,是想听谁的故事?”

阴阳师紧锁着眉头,完全没有了之前嘻嘻哈哈不正经的模样,他答道:“茨木童子。”

“主人应该听过茨木童子的故事了,如今可是有哪里记不清了?”

“我问你,茨木童子上一世是否断臂?”

“他右手被渡边纲以鬼切斩下,此事在当时流传甚广。”

“你有没有骗我?”阴阳师之前对青行灯逗弄小妖怪的事情有所耳闻,只是一句玩笑话,就惹得山兔山蛙把院子搅了个鸡犬不宁,诸如此类的事。

“对主人说的话绝无半句虚假。”

“那你可知为何他这一世双臂完好无缺?”


-tbc-

评论(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