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時

【狗茨】新年快乐

狗茨高校paro,大狗子茨木酒吞荒川室友设定,复健小短文
现代太容易写ooc了呜qwq…



2017年1月1日 6 a.m.

大天狗准时睁开了眼,明明昨天晚上一寝室的人high到很晚,收拾好聚餐的狼藉,寝室三个又约着一起去浴室洗了个澡,只依稀记得处理完学生会的事宜,放下手机的时候已经是三点了,这个点能醒来真是多亏了多年来形成的良好生物钟。

比起昨晚的火锅给他的喉咙带来的干涩,手臂的酸麻更惹人注意。手臂里圈着一个热乎乎的身子,两具身体亲密地贴合在了一起,自己这是抱着谁呢?

稍稍回忆了昨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大天狗那张平时没什么情绪变化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温柔。他小心翼翼地从对方蓬松的白色长发里抽出手,托着对方后脑,在雪白的发顶上落下一个吻。茨木童子的发间散发着好闻的草木香,大天狗不禁贪恋起了这个味道,将这个亲吻延长了片刻。

从枕头下面拿出了手机,果不其然的看见了鸦天狗给自己发来的讯息。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按照惯例,天狗一族的小辈们是要登高祭拜的,成年的大天狗已经没有去的必要了——话虽如此,可是鸦天狗这个老干部一样的小子却以大天狗是天狗一族的族长为由,每一年都雷打不动地拉着他去登高。往年是没什么事所以去参加一下也无妨,但是今年嘛……大天狗幻化出半边翅膀拢住怀里的人,不去了。妖怪们在睡觉的时候会隐去身体一些不利于睡眠的部分,比如大天狗会隐去翅膀,茨木会隐去犄角和鬼手。

“大天狗大人,我们七点在学校门口集合吧?”

“鸦天狗,今年我不去祭拜了。”

“大天狗大人,您作为族长应该给小辈做个榜样,不可以缺席登高参拜啊。”

“没有规定说族长一定得去吧。”

大天狗想了想,继续打字:“鸦天狗,你是小辈里的佼佼者,是天狗族下一届的族长,该早些锻炼起来学会独当一面了,老是依赖我可不好啊。”

对面沉默了片刻,才回了句“是”。

鸦天狗是他抱有很大期待的一个后辈,办事效率高,性子也沉稳,但就是有时候太过稳重,在年轻一辈里不够有号召力,这次让他带队也是为了他好。

双眼逐渐变得酸涩,大脑也有些昏沉,身体果然还是需要好好休息啊。大天狗把手机塞回枕头底下,整理了下二人身上的被子,确保茨木童子的后背不会着凉之后才又昏昏睡去。



2017年1月1日 9 a.m.

茨木童子是被手机的震动吵醒的,清醒的那一刻只觉得特别热,从头到脚的热。大天狗这家伙真是的,又是箍在身上的手臂,又是盖得严实的被子,被子上还盖着羽毛丰满的大翅膀……好歹自己才是火系的大妖怪,过年的这点冷算什么。

茨木拱了拱,在人怀里翻了个身,拉下一点原本是背后的被子吸了口被窝外的冷空气,呼,全是火锅的味道。伸手拿到旁边书架上的手机,看了一眼亮着的屏幕,是酒吞童子打来的。两个室友都还在睡觉,更因为身后的这一位让他失去了翻下床的可能,茨木童子只能再次缩回被窝。

“喂,挚友。”一发声就觉得嗓子特别沙哑,昨天荒川买错了蘸料,吃得太辣了。

“再过半小时和外校打友谊赛,诶……你嗓子怎么了?”

“没事,不愧是挚友,新年的第一天早上早起打比赛,昨晚通宵还这么有精力。”寝室里第四人就是昨天缺席火锅宴的酒吞童子,他昨晚在酒吧和部员通宵。

“你小子少吹我了,在哪儿呢?”

“挚友我……”

“嗯?”

“我起不来。”

“嗯???”

电话那头的茨木糯着半哑的嗓子说什么呢?他起不来?茨木童子赖床了?那个天上地下挚友独尊老子第二的茨木童子会赖床?还像女孩子一样害羞了?

“你真的是茨木?”

“茨木他身体不舒服今天打不了球了,就这样。”

随后电话那头就是一阵忙音。

大天狗嗓子为什么也哑着?茨木身体突然不舒服起不来床?还害羞了?

???

……

!!!

一旁的体育指导源博雅见酒吞童子盯着手机一动不动,好奇地问他怎么了。

酒吞转过头一脸严肃地说:“我好心疼咸鱼哥,想着要不要和他一起换个寝室。”

???



“啊!大天狗你为什么挂我挚友电话!”茨木伸手去抢手机,结果大天狗也强势,直接把手机扔到对面自己的床上去了,气得茨木一口咬上他的翅膀,却始终不忍心用力咬,只能气呼呼地背对大天狗躺下。

只不过当大天狗再靠过去的时候,他也没有拒绝就是了。



2016年12月31日 8 p.m.

一寝室三个大男人把菜洗好切好,架起小桌子,叫来隔壁寝室几个围着小火锅坐了一圈。

等水开的时候,荒川也没调好电脑里的跨年演唱会视频,茨木刷了会儿空间动态,看见一条有意思的说说,扯过旁边站着的人就说:“离2017只剩四小时了,喜欢我的人怎么那么忍得住。哈哈,你看这……”

一抬头,只见大天狗没有看那条说说,反而是直直地看着他,好看的水蓝色双眼微微眯起,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若是换作别人向他发散出侵略的气息,茨木早就报之以老拳了,可面对大天狗……茨木转过头,只觉得心如擂鼓,不愧是和挚友齐名的阴阳高校三霸之一,威压竟有这么强吗。

“呵,不是没有那个人,也许他就是那么忍得住呢。”

“哈哈,是。”



2016年12月31日 晚11:59

“5”

跨年演唱会到了最后的高潮,主持人带着全场一起倒数迎接新的一年。

“4”

茨木童子有些不安地看向大天狗。

“3”

对方神色很平常,也没有看过来。

“2”

是自己多虑了吧,怎么可能会发生那种事。

“1”

茨木童子看向电脑。

“0”

“哦呜!!!!”

整个寝室发出了刺透耳膜的喊叫。

“新年快乐。”

在喊叫中茨木童子仿佛听见了有一声清冷的新年快乐。

向声源看去,他看见大天狗正朝他笑,心脏漏掉一拍。

“新……新年快乐。”说完就觉得有些没头没脑,尴尬地别开头,自然就错过了大天狗嘴角更深的笑意。



2017年1月1日 1 a.m.

“好饱好饱……”茨木童子挽起袖子,用妖气接上断臂洗着碗,“大天狗你把锅子拿来给我洗。”

“茨木。”

听见大天狗叫他,就伸过一只手去接,却迟迟没有重物落到手上,他疑惑地转头:“怎么了?”

“2017年了,有人忍不住了。”

“嗯?”茨木低下头看着手上的泡沫,再三确认了身边没有威压,可是心脏又开始怦怦地跳。

“有人想靠近喜欢的人,但是不知道对方愿意不愿意,怎么办呢?”

茨木觉得自己憋得满脸通红,几乎要拿不稳手里的洗碗布,强装镇定地吐出一句话:

“……叫他尽管试试。”


当荒川路过水房去还小桌子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幅场景:自己两个室友并排站在洗手池前,大天狗探出上身绕到茨木面前不知道在干什么。

当荒川还了小桌子回来路过水房的时候又朝里看了一眼,飞速捂住了眼睛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当荒川在新年第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隔着自己的床罩听见另一张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又把头埋在被子里默念非礼勿听非礼勿听。

当荒川终于把那两个人盼走,从床罩里探出头的时候,正巧碰上酒吞童子打完比赛风风火火地回来,喘着气想开口,却被顶着鸡窝头的荒川打断:“别说话,别问,保持微笑。”


-fin-
关爱单身老咸鱼人人有责嘤嘤qwqqq
灵感来自自家寝室的跨年夜,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