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時

【原创】万圣节的糖果(cp:勇维)

写在前面:第一次在lofter发文,文风如名清水苦唧唧,请多指教。写文通病就是经常写得像无差…但是心里却是打死不肯逆的那种,请大家多多关照了……还有,希望找到一起吃素的小伙伴。
玩那个关键词,摇出来这三个:万圣节·警匪·老夫老妻
GO?


“Trick or treat!”维克托突然从勇利的办公桌旁冒出了头。
“哈?”
“今天是万圣节,不给糖果就捣蛋哦。”维克托依旧笑得一脸无害。胜生勇利几乎看见了从他眼角弹出的星星。
“不是说这个,”勇利勉强地扯扯嘴角,“维克托课长你可不是小孩子了呀。”
维克托可怜巴巴地盯着勇利,后者选择性无视。

说实话,刚和维克托见面的时候,勇利还不能那么坦然地接受自己心中昔日的偶像在平日里居然是那样毫无防备,对谁都是笑眯眯的,除了生起气来笑得让人背后直发凉以外,其他任何时候都能让周围的女性们在心里默默疯狂一番,当然也不乏男性。然而维克托在日常相处中,比起帅气,用孩子气形容更为贴切,有时是给人一些小惊吓,有时是抱着小狗玩偶喃喃自语,有时会因为炸猪排盖饭太好吃顾不上和别人说话………

勇利边想边笑出了声。
自己的恋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
巴在办公桌边的维克托脸上已经写满了委屈,勇利笑着揉了揉他的发顶:“我今天巡逻回来带给你。”
“Really?”
“恩。”

维克托虽然孩子气,但是勇利哄一哄就特别乖。


本来以为能早一点回到警局的,结果接到群众报警说某商场大楼上有人要跳楼,巡逻警员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在大厦下面拉起警戒线后,勇利提议让自己上去劝导寻死者。
是个二十多岁的女生,她坐在露天餐厅的扶手上,不像别的寻死者那样声嘶力竭,她只是很平静地坐在那里,眼神略有些呆滞。勇利试图悄悄接近她,女生却说:“警察先生,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勇利有些尴尬地踩下一脚,顺着她的要求说:“好,你冷静一点。”
女子真的说起了她的故事。
她是附近一所中学的音乐老师,她的恋人是同校的二阶堂老师。
因为二阶堂老师很受欢迎,也有恋慕他的女学生。本来并不想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但在被二阶堂老师拒绝之后,那个女学生上网散布被二阶堂老师欺凌的谣言,搞得学校里人尽皆知。二阶堂在生活中不断被言语攻击,每次回到家,门上都贴满了谩骂的纸片,打开信箱,都是别人寄来的刀片,在学校里被人指指点点……
虽然二阶堂老师总是在否认,但是大众舆论往往更偏向弱势的一方,社会对他施加压力日趋上升……
等出国交流学习的音乐老师回国的时候,二阶堂吊在自己的公寓里,整副身体都凉透了。
“警察先生,'谣言'怎么会成真了呢?”音乐老师哭得泪水滴滴答答,“我最爱的人为什么不要我了啊!”
勇利抓住机会冲上前把情绪失控的女子抱下阳台。
女子之前压抑住的悲伤一股脑地发泄了出来,抱着勇利的手臂止不住嚎啕:“说好了我回来就可以做他新娘子的!现在…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都是孤身一人啊!”
勇利心里也堵堵的:“对不起,我说不出安慰的话……但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说过,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爱着那个死去的人,那个人就还存活在世!所以——”
勇利抓住女子双肩:“请老师怀着对他的爱活下去!”
女子不停地擦着眼泪,未做回应。

回到警局,勇利还是没从刚才的故事里缓过来,一直走进维克托的办公室,走到他的跟前才停下来。
“看来勇利更需要糖果啊,”这么说着的维克托站起来轻轻抱住勇利的肩膀,“可我现在没有呢,就用这个代替吧。”
勇利一点都不吃惊,紧紧搂住维克托的腰,深深埋在恋人的颈窝贪婪地嗅他身上的味道。
“我的腰快要承受不住了……别闻了,痒呢。”
心脏的跳动逐渐加快。
“多谢招待。”

勇利有时候也很孩子气,维克托惯出来的。

-END-


啃着腿肉拯救北极圈濒危物种…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