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時

随机掉落
【凹凸世界】- 雷安
【阴阳师】- 狗茨
【Lovelive!】- 绘凛
【白夜追凶】- 双关
因为无能因为失望,放弃交朋友了
2018努力一下改变命格!
我发誓不输给污泥但也绝不以水气声渣为生计。

【雷安】引魂使 0

明眼人都能看出安迷修最近很烦躁,虽然还是像往常一样主动为女士效劳,但也是点到为止,少了那些多余的赞美和客套,也不贴心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帮助别人了。
周围的女同事一部分暗自担心着魅力减退,一部分又开始悄悄议论着安迷修以前的好了。
安迷修本人对于好感度在女士中飙升这件事一无所知,他此时只关心着一件事——今晚闭眼多久能睡着。
截止到昨晚,安迷修已经连续失眠整整十天了,至于为什么失眠,他思前想后也找不出个正当理由。
每一天的作息都很规律,饮食也如往常,工作顺风顺水,更没人暗中使绊子……白天的一切都保持正常,可为什么一到夜晚就睡不着了呢?
安迷修想起他那个有些神神叨叨的表妹,小姑娘有时不知看见什么就会魔怔似的说出些话,据说还挺准的。放在平时,安迷修是绝对不会相信读心术啊通灵之类的说辞,可这几晚,他不仅睡不着,还老觉得有双眼睛房间里监视他。迫于极度的疲劳,安迷修向安莉洁描述了失眠症状。
“嗯……你房间里有东西。”安莉洁盯着安迷修细细看了一圈,下定论说道。
“什么东西?”
“不洁之物,他吃掉了你的梦。不沉落至梦境边缘,人就无法进入睡眠。”
安迷修觉得安莉洁的视线直直地透过自己的身体看着什么,半信半疑地问道:“能赶走他吗?”
安莉洁眨了眨眼睛说:“这要你自己跟他商量了。”



安莉洁提供的方法是放些新鲜蒜末和白醋在床头,论及原因,她回答说打算可以破坏食梦者的胃口。
……
好吧安迷修真的信了也确实在蒜味缭绕的房间里盖上被子躺下了。
一定是失眠过度才会做这些不正常的事,安迷修决定回归自己的理性,正准备处理掉床头的食材,顺便正经地吃颗安眠药时,一个声音从床尾传来:“看来你有事找我?”
安迷修一骨碌惊起,才发觉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不速之客,他带着深色礼帽身着长款风衣,就这么直直背对自己坐在床边。
“不是食梦貘啊……”安迷修喃喃自语。
来人笑道:“比起人,你更希望一只猪出现在这里?”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安迷修顿了顿,“所以说,你承认拿掉了我的梦?”
那人点点头。
“今晚算是颠覆了我前二十多年的无神论立场,出于对你那份神秘感的保护且不问你身份,但我能问一下你的理由是什么吗?诚如您所见现在失眠影响到我正常生活了。”
“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一个人晚上会说这么多梦话。”
安迷修是第一次听说自己睡觉说梦话,试探地问道:“我说了什么?”
“工作的事、女人的事,做什么梦说什么。”
“是这样啊……”梦见美丽的小姐这种事让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
神秘人略作停顿,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不会拿走你的梦了。”
“感谢您。”
“先不要高兴得太早了。”神秘人嘴角上扬,露出锋利的犬齿,“现在才是噩梦的开始。”



那个自称雷狮的神秘人答应不拿走梦的第一天,安迷修为了补之前缺少的睡眠时间,早早地把自己塞进了被窝里。
在柔软物的包裹下的倦意来得很快,意识在无边的黑暗中飘散,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沉降,即将到达的下方是一片模糊的彩色——那正是名为梦境的东西。彩色与纯黑、清晰与混沌、明与暗,只要通过了这条分界线,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安迷修,这份邮件翻译成英文发给名单上的这些客户,尽快。”
“好的。”
安迷修瞥了一眼桌上不断旋转的陀螺,改口对boss说道:“对不起,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他转身的瞬间,boss消失了。
安迷修找到最近的窗户,一脚踩上窗框,毫不犹豫地往外跳。
他没有掉下去,确认了这一点后他闭上眼睛。
如《盗梦空间》里说的,在梦境中陀螺不会停止旋转——这里是梦境。
现在他要做的,是出窍。
首先得回溯至那片混沌的黑暗。



安迷修一个翻滚从床上掉了下来,没有感受到痛觉。
“居然一次成功,看来我捡到块宝。”
雷狮就站在他床边,此时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迷修。
“就把我的身体留在这里不管吗?”
“不用担心身体,他处于睡眠阶段,倒是你这个意识体,受我干扰直接从梦境里出来,不要被夜间的阴气侵蚀了才好……这个拿去。”雷狮抛给他一小捆细线。
“这是什么?”
“我的头发能帮你避开脏东西。”
安迷修不多说什么,把头发塞进衬衫口袋里。

雷狮的工作是回收不肯离开人世和离不开人世的亡灵,安迷修是他看中的副手,他解释道安迷修的意识体很强。
这两类亡灵的处理方法不一样,前者无非是对人间还有执念,帮助他完成就行,安迷修加入之后这些事情都直接丢给他,雷狮生前可不是什么善茬,他是个货真价实的海盗,成天在海上横行、刀尖舔血,不缺金银珠宝、酒肉声色,最缺的就是怜悯之心。安迷修第一次说他对待亡灵太过粗暴时,他只说:“要不你来。”从此乐得自在。
安迷修至今都没发现自己被坑了。
至于离不开人世的亡灵就比较麻烦一点了,东方的阴阳之理,西方的诅咒巫术,都能成为“离不开”的理由,有时也免不了和那些术师战斗一番。这事情就归雷狮管,恶徒的暴虐因子总要适时疏导一下的。安迷修也会拦着雷狮不让他做得过火。

“有时真后悔收你做副手。”雷狮背对安迷修坐在他房间的飘窗上点亮一根烟,他的武器雷神之锤被副手清理干净后靠放在他身旁。
“虽然那个人困住妻子的灵魂颇欠妥当,你也不置于下这么重的手啊,放他的妻子自由不就好了吗?”
“你觉得他没错?”雷狮的声音低沉得骇人。
“别曲解我的意思,有悖真理的事情当然是不对的。”
雷狮深深吸一口烟,烟气浸润肺部后由口呼出,烟尘划出细长的一道,飘散在窗外微熹的天幕。
“如果你刚刚说的是他没做错,我会直接掐死你。”雷狮咬住滤嘴狠狠地说道。
“恕我多嘴,每次碰到困住亲人的事件,你总比遇上诅咒事件更加生气,这和一般人的思路大相径庭。”
“你以为他们为什么困住亲人的灵魂?因为爱?愚蠢。”
“听故事吗?”安迷修不做应答,静静等待雷狮抽完最后一口烟。
“很久以前,在我不叫做雷狮的时候,我也做过囚禁灵魂的事。我困住的是一名骑士的灵魂,他为我打过很多场胜仗,只吃过一次的败仗,那便是他骑士生涯的最后一场战役。看到他尸骨的那一刻,我将理性和王之威严抛在了脑后,疯狂寻找能留住他灵魂的术者,发动禁忌之术,用双眼的代价,将他的一丝灵魂困在了盒子里。”
说到这里,雷狮自嘲了一下:“结局你也猜得到,我被莫须有的骑士的灵魂困住了一生,看似是我把他关在了盒子里,实际是我作茧自缚。”
“不仅是我荒废了余生,就连我的骑士也因为灵魂磨损,有近百年时间不被允许进入轮回。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雷狮掐灭烟头,从烟盒中取出第二根,仿佛自言自语地说,“安迷修,灵魂磨损有多痛苦。”
打火机被另一只手按下:“够了。”
“够了,布伦达。”
安迷修的冷色眸子染上了些许初晖的金黄,正如那一日他在大殿中宣誓忠诚于他的王那般,使年轻的陛下早早沉沦。


-fin-
2018.3.18睡不着觉产。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