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時

2018努力一下改变命格!
我发誓不输给污泥但也绝不以水气声渣为生计。

【阴阳师】沿途旅舍

*故事根据阴阳师手游中式神传记衍生。
*希望大家喜欢



1.
几年前攒了些积蓄的我看中了这处房子,便来到了这个静谧的、还未被开发的山里,又贷款把这房子前后五六百平方米的空地一起买了下来。
是几百年的老房子了,翻修的地方却不多,我还跟工头私下谈过,虽然买地的费用高了些,我还是有钱好好翻修的,不用特地精简。
工头瞅了我一眼,挥挥手,凑近了小声跟我说:“这房子不干净,动土已经是冒犯了,我劝你趁早转手了,保命要紧。”
看他说得煞有其事,但我活了二十多年还真没信过这些,只好对他说:“大伯,我这人阳气足,我不怕。”
“傻姑娘,还阳气。”他转身去忙活,没再管我。

几个月后,我的“沿途旅舍”正式开张。

2.
经营了一年后,原本从外面雇来的员工陆陆续续由一些本地人和无处可去的旅人代替,每天光顾的客人不多,但足够旅舍的运营。
这个旅舍的工作人员有管家兼总务阿寿老爷子,房间管理员桃小姐、萤小姐,账房阿财,总厨小狐小姐,还有我这个什么都会搭把手的老板——世。
阿寿看起来有七十多岁了,头发花白但很有精神,总是笑眯眯的让人感觉很亲切。
桃小姐是个迷人的姑娘,一直包着有桃花图案的白色头巾。她身上总有桃花的香气,是很甜很舒缓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每次不经意嗅到一下会感觉精神很多。
萤小姐瘦瘦小小的,力气却格外大,可以同时卷起两大床被子放在肩上,如果她再长得高一些,手臂再长长一点,说不定能扛起一张床。
阿财人如其名,很会理财,财务事宜主要由他管,我过一段时间一拍账本:噫,钱怎么这么多。
小狐小姐是位充满成熟魅力的女性,她喜欢料理,也喜欢喝酒,喝到半醉半醒就躺在后院那颗樱花树粗壮的树枝上独自打发醉意。桃小姐每次看她醉酒上树总要胆战心惊一番。

3.
日子过得相安无事,大家在互相陪伴中度过了百余个昼夜。
虽说人心隔着层肚皮,可日子久了总能看出些端倪。
桃小姐和小狐小姐为什么格外钟情那棵樱花树。
小萤小姐的大力气和这家偏僻旅舍总能迎来客人的原因。

4.
后院那棵樱花树的位置离屋子不过十来步远,与我这二层的旅舍差不多高,比街道上的樱花树要矮小很多,但它的花期却足有一个月,是平常樱花的两倍。花朵也偏小,颜色却是绯红,在这参天巨树环抱的青山里显得极为惹眼。
像是棵一边与世界抗争一边努力绽放的樱花树。

5.
我第一次注意到小桃小姐的时候,她正跪坐在树旁哭泣,很惭愧,我并不是一个擅长安慰别人的人,因为别人的悲伤我不一定能懂,所以只能在小桃小姐回房间一个小时后,给她送去一杯刚泡好的热茶和一些甜点心。
小桃小姐眼睛还是红红的,看到点心之后问我能不能陪陪她,于是我坐在她的对面,偷偷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桃花香气,看着她掉着眼泪吃完了点心。然后她小声问我:“老板,我帮你干活的话……你能收留我吗?”
我没多想就说,好。
担心袖子布料太过粗糙,就用手掌帮她擦掉眼泪,就像我妈妈经常对小时候的我做的那样。

6.
小萤小姐:“不好意思……我是来找朋友小桃的。唔,我也会努力干活的!”
阿寿和阿财一起来的旅舍:“老朽以前做过管家,我的侄子是个不错的会计,想向姑娘讨份两份工作。”
后来是小狐小姐:“小姑娘,你这菜做得不怎么可口哦,想跟我学做俘获人心的菜吗?”

7.
和她们在一起有哭有笑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回忆。

月总有阴晴圆缺,当小桃小姐把树小姐带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有种奇怪的预感,离别的日子就要到了。
树小姐是典型的日系美人,她不怎么说话,但一颦一笑都让人移不开眼。
那一刻我看着树小姐温和的眉眼,小桃小姐在一边兴奋地向我介绍她,我却一个字都听不进。
我没有办法喜欢上树小姐。

8.
那个晚上我努力闭上眼睛,试图一觉忘记不愉快的事,明天要试图和小桃小姐一样喜欢树小姐,我想。
闭着眼却总觉得有光,明明关灯了呀。我疑惑地睁开眼,却发现房间的一角有一位女子,周身泛着蓝色的冷光。
我吓得裹紧被子缩到墙角,用被子遮住眼睛:“请请请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要害怕,我只是想给你讲个故事。”
她的声音低沉又有女性的温柔,这让我敢于慢慢把被子从我脸上移开。
她真是位漂亮的,我想了想,妖怪呢。
冰蓝的长发上戴着深蓝色丝绸拼接头饰,同样材质的蓝色短裙包裹着她纤瘦的腰肢,有一缕堪堪触地,像是西式婚礼上新娘的长裙,不过新娘是纯白的,而她是蓝色的,她还有一根漂浮的长柄幽蓝色提灯样的坐具。
“那么,我要开始讲咯。”

9.
有一个美丽的女妖怪喜欢上了人类的男子,始终狠不下心挣脱开爱情的甜美。
他们的爱情被人类阴阳师察觉,他给女妖怪下了失心的咒语,让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挚爱。
清醒过来的妖怪拼尽妖力向阴阳师复仇,阴阳师受了轻伤,而她却被打得性命垂危。她的妖怪朋友保住她最后一口气,逃进了深山里……
她看向我,我接上了话:
“她的朋友把她的妖体放进了一棵红色樱花树里,用自己的妖气灌溉她,一直一直等着她苏醒的那一天。”

10.
美丽的妖怪用她宝石般漂亮的眼睛看着我:“你知道为什么人妖殊途了吗?”
我点头。
“你祖上如果不是阴阳师,你也撑不到今天。”
我突然愣住。
“还不快追,他们要走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掀开被子就冲了出去。

11.
我跑到门口,首先见到的是阿寿和阿财。
阿财把一枚铜币给了我,说:“阿世老板祝你以后发大财。”
阿寿给了我一只红色达摩:“这是老朽能送给你的最后的福气了。”
阿寿的眉眼耷拉下去,弄得我也很想哭,我却只能说:“谢谢爷爷和阿财。”

然后我等到了小萤,她嘤嘤哼哼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给我戴上了一只好看的花环,我最后一次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接着是小桃小姐和树小姐,小桃小姐让树小姐在远一点的地方等她。
“世小姐,”她叫了我的名字,“其实我们都是妖怪。”
我挤出一个笑脸:“我早就发现了。”
她的眼睛里又有泪水:“没有办法告诉你我们的名字,真的很抱歉……”
“没事的,这是你们的规矩嘛。”我再一次用手轻轻抹掉她脸上的泪痕,靠近了又能闻到她身上的花香,这一次闻起来不那么舒心。
“桃……”
她的声音很轻,我没有听清楚。
“我的名字叫桃花!请世一定要记住!”
她抬头正视我,眼神坚定。
我解开她的头巾,原来你戴头巾是为了遮住这两个鬼角啊……
“再见了,桃花。”
我听见自己念了她的名字。

12.
等了很久没等到小狐小姐,我去了后院,此时樱花树正盛放,我好不容易才找见了花丛中一袭红衣的小狐小姐。
“你知道红色樱花树的传说吗?”她轻轻摇了摇树枝,有几片红色花瓣落在我身边。
我回答:“是因为樱花树下埋着尸体吗?小狐小姐相信这个传言吗?”
“怎么能说相不相信呢?”我听见液体在瓶中晃荡的声音,然后小狐小姐低声笑了起来。
“因为她真的被埋在那下面哦。”
我不知道小狐小姐的“她”指的是谁,因为即使知道,我也不能理解她的悲伤——很熟悉的一句话,不是吗?
“看到你的一瞬间,我还以为她从土里复活了呢。”
“……很抱歉。”我只好这么说。
过了片刻,她又说:“你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吧?来猜猜我是几条尾巴狐狸?”
“三条。”我答得很确定,“小狐小姐喝醉的时候是藏不住尾巴的,我看见好多次了。”
“……你一点也不像她。”
她轻轻叹了口气,又有几片红色花瓣落下来。我抬头却再也没有找到她。

13.
后来,我很快关掉了我的旅舍,把它重新布置成一个家的样子,我在家里写写小说赚取生活费,笔名就叫沿途旅舍。
我也是她们漫长生命里一个沿途休息的旅舍啊。

14.
那棵红色的樱花树每年都会再开,只是能欣赏到这片片红雨坠地化泥的,只剩我了。

-end-

写完我自己很难受。

评论(5)

热度(14)

  1. 楠呐个楠九時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