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時

随机掉落
【凹凸世界】- 雷安
【Lovelive!】- 绘凛
【白夜追凶】- 双关
因为无能因为失望,放弃交朋友了
2018努力一下改变命格!
我发誓不输给污泥但也绝不以水气声渣为生计。

【雷安】据说睡相不好的人都是被宠坏的

*同居前提
*现在是深夜两点半,头很晕但是睡不着,写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肯定非常短小
*睡醒了写完的,不知道写了什么,灵感来源于被我爸宠坏的我妈【微笑




安迷修到家时已经过了半夜,房子里只有墙角小夜灯发着昏暗的灯光,也很安静,一切都表明同居人已经休息了。在玄关换了拖鞋,走了几步发现拖鞋和地板的摩擦声不能进一步减轻,安迷修索性把拖鞋码在沙发边上,光脚踩在地板上,有点冷,毕竟是冬天了嘛。
桌上有雷狮给他留的晚饭,用一张大小合适方方正正的保鲜膜盖得很仔细。
想起来觉得好笑,刚在一起的时候那家伙根本不会用齿条,全靠蛮力撕保鲜膜,最后一条条一片片地贴在菜上,还贴得特厚,看不出是醋溜土豆丝还是红烧狮子头。

洗漱完毕后进入卧室,雷狮躺在床的中间,好在床比较大,剩下的地方足够躺下一个安迷修。
轻轻掀开被子滑进去一条腿,被窝被一向体温偏高的雷狮捂得很暖,冬天挤在一起舒服的很,到了夏天就经常热出一身汗——雷狮睡相太差,说晚安之前两个人一人半边安安分分,每次醒过来雷狮总是睡在床中间把安迷修箍在怀里,很多次直接被闷醒。
是不是平时太惯着他了,睡觉的时候才敢无法无天?

安迷修把半个身子探进被窝,另一条腿慢慢弯曲,奈何床的弹性实在好,安迷修身下明显的下陷惊动了睡梦中的雷狮:“回来了?”疲惫的压低的嗓音温柔得紧。
“啊……嗯,对不起,吵醒你了。”
“没事,快睡吧。”
雷狮往后挪了半个身位,向一旁的人伸出手。
安迷修钻进人双臂之间,却不敢贪婪地感受温暖:“你冷不冷?”
雷狮用鼻腔发了个转音,一条胳膊压在安迷修结实的侧腰上,一条腿勾住他双腿。
安迷修心里吐槽着雷狮一向霸道的睡觉习惯又把自己困得动弹不得,一边默默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清晨,安迷修是被胸口的重量闷醒的,等了很久雷狮没动,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雷狮,对方半梦半醒中挪开了一段。

早饭时安迷修觉得有必要谈谈这个睡觉问题,雷狮以前不这样啊,越来越霸道是不是被自己宠坏了?
“雷狮,你小时候睡觉是不是有抱东西的习惯?”
“没有。”
安迷修心里奇怪抱玩偶这种小孩子的习惯还能在一大老爷们正直青壮年时期养成?
“你现在睡觉喜欢横躺和挤到床沿边上,我不抱你你就掉下去了。”
“安迷修,”雷狮眼含笑意,“有没有人说过你睡相很差。”

没有。

大概是被你惯的。

-fi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