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時

2018努力一下改变命格!
我发誓不输给污泥但也绝不以水气声渣为生计。

【狗茨】关禁闭 大纲

因为进度太慢,也是快要退坑了,不太可能继续写了。作为少数有大纲的坑就放出来了。
和原来有出入,写脱轨了……

茨木刚来寮的时候手臂是完好的,阴阳师觉得很奇怪,问青行灯,她说茨木的确是被渡边纲砍下右臂的,他现在有右臂可能是因为他两勾的身体年龄没有达到他断臂时的年龄,不过他原来夺回了手臂,可能是装回去了,不过他夺回手臂就销声匿迹了,不知道最后究竟是什么情况。
茨木是一心想变强的妖怪,来了寮里一下子升到四勾,阴阳师很疼式神,不愿意让它们受伤,所以没先让茨木继续升星。
阴阳师把茨木叫过去问他上一世夺回了手臂去了哪里,茨木支支吾吾不回答,于是阴阳师撤走了原来给茨木准备好的升五星材料,茨木很生气地跟他吵架,差点对他动手但是被制住了,然后就被送到小黑屋关禁闭,反省好了才能出来。
茨木前几天一直不认错,也不肯吃东西。大天狗跑到小黑屋外面问茨木为什么不认错,茨木说材料都是自己打的,凭什么不让他变强。大天狗说所以你就对阴阳师动手?茨木说只是想去拉他的手,没想用招,就被其他式神压下来了。大天狗叹了口气说,虽然你不是无心的,最好还是跟阴阳师道个歉,然后就走了。

茨木想了想还是决定跟阴阳师道歉。
当天晚上一堆升五星材料被人从窗口扔了进来,茨木看见就吃了,道歉留在以后一次性做好了。
(阴阳师很喜欢茨木,茨木一根筋不开窍,为了让茨木不讨厌他所以只用主人的身份和他相处)
(大天狗是在与茨木交谈的过程中喜欢上茨木的)
茨木吃完材料从少年长成了成年时的模样。阴阳师看到了之后又急又气,前前后后检查了好几遍他的手臂,确认没事之后色厉内荏地痛批了茨木一顿,然后又罚他关禁闭。
关了一阵,大天狗也进来了,茨木惊讶的说,你不是来送饭的?大天狗说,恩。茨木问你能犯什么事啊,居然能让阴阳师把你关进来。大天狗说,自是为了大义。茨木说难得你们有意见分歧的时候。大天狗说,也不是经常。两人相视一笑。

茨木看见大天狗的面具,问起为什么要戴着,大天狗说吾为提醒自己遵从大义。茨木笑着说我扮成美人去勾引世人,你却故意扮丑,讲道理我们不是一路的妖怪,现在居然一起被关禁闭。大天狗问为什么说我们不是一路的妖怪。你是天皇化身,我只是个粗鄙的山野大妖,怎么可能是一路的。大天狗说,你我出身之别,不可作数。(…………)
再次关禁闭出来的茨木跟阴阳师亲近了很多,以前都是习惯扮女装逗弄阴阳师,现在明显有勾引的意味。
有一次阴阳师被撩得有些受不了,就点着茨木的嘴说要勾引得亲这里你懂吗。茨木凑过去亲,阴阳师用手心堵住,神情变得严肃,说你可要想好,亲下去有什么后果。总之就是说亲下去了他就会直接做到最后的意思。茨木不是很清楚,想了想有些怯场,回过神已经被推开了。
很生气,自己关自己禁闭。
大天狗听说他又进了小黑屋,过去问他又犯了什么事。茨木说什么都没有,我自己想进来。大天狗都能想象出他气鼓鼓的样子。他说你个男妖怪居然也用勾引的伎俩。茨木不以为然,那又怎么样,上辈子做了那么多次早就习惯了,我的长处正好对上他的短处,特别好用,要不要教你两招,代价是跟我切磋一次,不要以为你六星了我会怕你。大天狗笑着说你这山野大妖做这些居然能得心应手,你既然这么熟练,讲道理早就得手了,现在又是为什么把自己关进来啊。
茨木不说话了。大天狗说,对方是阴阳师就不行吗?
茨木说是。(本意是不敢,但是大天狗理解成茨木对阴阳师动了真心。)
大天狗有点生气,走了。茨木不知道大天狗在气什么,大天狗也开始自我反思为什么生气。
茨木越想越烦躁就出来了,一个人跑去修炼,几天没去找阴阳师。阴阳师知道茨木黏自己是为了升六星材料,没有半点真心,默默接受茨木假意的接近,自我麻痹,现在茨木不找他让他比以前更加难过,他开始变得不愿管理式神的事情,卧床时间变长,茶饭不思(总之就是有点抑郁)。(茨木有点愧疚,偷偷问萤草阿爸生了什么病,萤草说自己的治疗术不起作用,是惠比寿在想办法治疗。惠比寿说阴阳师得的是心病。茨木问是什么心病,该怎么治好。惠比寿说如果金鱼离了水会如何?茨木答它会死。惠比寿说,那如果是人离了水呢?茨木开口就想答也会死呗,但是又意识到惠比寿说的水只是个重要东西的指代。茨木回答,那大概会很难过吧。惠比寿叹了一口气说,本是不想对你说的,可想到这一个寮的大小妖怪,老朽的私心作怪了,若日后受了委屈,就全怪老朽吧。)
之后一堆妖怪抬了一位受伤的美人回来,美人为了报恩,决定留下来照顾卧床不起的阴阳师。阴阳师一天天好转,偶尔还和美人一起出去赏花赏月共度良宵,寮里众式神都如释重负。
美人是茨木诱过来迷晕在阴阳寮旁边的树林里的。阴阳师(猜的,错了就将错就错的心态)、大天狗(升六之后整天被派出去执行任务,没见到过美人)、惠比寿都以为是茨木变的,时时观察的灯姐知道不是茨木。
大天狗趁着运送材料回来的时间又找了一次茨木,问他这次又在玩什么把戏,茨木说他没在玩把戏。大天狗问那你现在心甘情愿陪伴在阴阳师身边了是吗。茨木知道大天狗误会了,回答是的。大天狗说像这样当个女人也是你心甘情愿的?茨木答本就是上辈子就习惯的事,犯不着这时候矫情。大天狗暴怒,说所以你会用女人的身份一辈子陪着他,甚至跟他成婚,再生个连妖怪都不算的小怪物出来?茨木也怒了,说我变成什么人做什么事何时轮到你这个外人指指点点,既然看不惯我你可以走得远远的,何必管我。大天狗气得浑身发抖,你说我是外人?外人会在你每次孤零零被关禁闭的时候跑过来跟你说话?外人会帮你去偷升星材料?外人就可以这么随你这么糟蹋一颗心了?
(茨木很惊讶,想挽留但是)大天狗说完直接跑了(,没让他解释)。
一直没让阴阳师知道美人就是茨木是因为茨木躲在小黑屋看书修炼,偶尔想想狗子。
一段时间寮里都相安无事,有一天美人提议带阴阳师去外面的集市玩,然后就带出去了,阴阳师以为是茨木对他敞开心扉。
大天狗在那天晚上回来,听说了“茨木”和阴阳师去集会游玩的事情,一个人回到房间生气。然后有人进来,揉着脑袋问来人是谁,那人赤着脚,脚步声很轻,有清脆的铃铛声随着脚步走近,应该是个女子。大天狗以为是新来送饭的式神,没管。然后女子就坐在地上,身子轻轻靠着他的小腿,用好听的声音说,大人可真绝情,都不看小妖一眼,小妖对大人可是仰慕已久啊……大天狗一眼看出来那眸子是茨木的,生气地问你来干什么,这时候不应该陪着阴阳师在外面风花雪月吗?茨木说,哟,吃醋啦。大天狗生气别开目光。茨木趴伏在大天狗大腿上,问,你见过她吗,那个美人?她?大天狗一脸惊讶,那女子不是你变的?茨木对他眨巴眨巴眼睛,我可没说过照顾人是我的魅惑手段,白教你啦。大天狗伸手去玩弄茨木美人的黑发,认认真真地道歉。茨木也认真地听。大天狗道完歉等茨木的回答,茨木说我不打算原谅你,所以我想像上辈子对付那些花心男人一样对付你。然后跪起身,摘了天狗面具,用双臂环住大天狗的脖子去吻他,因为身长变娇小的关系,只能轻轻停留了一会儿,脸色有点红,解释说,这招是新学的,有人说要勾引得亲这里,不过这是第一次用。大天狗俯下身揽住茨木的腰,让他能借上力,想起了茨木说的是哪次,问他为什么上次没用。茨木说上次的对象不是很中意。大天狗问他这次的呢。茨木说,小妖愿与之共赴云雨。
(都写这份上了大天狗不上对不起我,我跟你说。)
另一边,花前月下情意正浓,阴阳师去亲美人,美人没有拒绝,阴阳师问你这样是否可就是答应了,美人害羞地问答应什么。阴阳师说就是之前那次说过的。美人问之前?您从未对小女子说过这样的话呀。阴阳师这才意识到眼前的美人不是茨木,想了想美人陪伴照顾自己的这么多天,舒了口气,算是解开了心结。
换一边,茨木说完那句话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现在正喘着气问大天狗你是不是人。大天狗说不是,我是妖。茨木差点气昏过去,你…你快住手,你六勾,我才五勾,吃不消你使劲折腾。大天狗停了下来,亲着他的手说不是你自己说不怕六勾的我吗。茨木说你怎么总是拿我说过的话压我呀,我五勾跟人单挑都可以一拳搞定的,但是…现在是体力活,少年怎么跟青壮年人比。大天狗把茨木翻过来,渡点妖力给你吧。茨木没多想就答应下来。有力气了,大天狗问。恩。那继续吧。
嘿咻了两天两夜。乖巧.jpg
醒过来之后两个妖在一个被窝里说悄悄话。大天狗知道了阴阳师和茨木的矛盾主要是不让升星的问题。也聊了点过去的事,茨木说等挚友来了我介绍你们认识,上一世断了手臂之后没有敢跟挚友打招呼就隐居了,才知道大江山被退治的消息,希望挚友不记恨我。大天狗问你为什么断了手臂之后隐居,茨木说,当然是去修行啦,不能变弱啊,至少要和以前一样强大。茨木迷迷糊糊又睡着之后大天狗起身去问青行灯,知道了阴阳师坚持的理由,决定再为茨木闯一次仓库。青行灯拦住他,问他你就不担心茨木又一次断臂吗,狗子说,他不怕。
阴阳师听说仓库又被破,匆匆忙忙骑着山蛙回来,正好撞见茨木往法阵走,问你去了还会断手臂的,不会后悔吗。茨木想了想说不会,为了力量一条手臂算什么。……既然这样,你过来一下。
阴阳师抬起茨木的右手亲吻了一下手心,去吧。
谢谢。茨木笑着往风吹来走。
法阵中金光黯淡下去,门被推开,大天狗回头就跌进了一双金色的眸子。
“愣着干什么呀,快来拉拉我唯一的手吧,被人牵走了就没你的份啦。”
“好,就来。”
三月的暖风静静地吹过冬日后的荒芜,吹过冻土,为新芽破土成木破开最后一道屏障。


没啦,感谢阅读【鞠躬】

评论(2)

热度(34)